p2014年11月26日

发布时间:2020-02-23 16:21:00 来源:玉门律师网

会议现场


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做讲座。

2014年11月26日,在河南省郑州市,由中国检察官文学艺术联合会文学协会主办,方圆杂志社、检察日报社文艺副刊部协办,河南省郑州市检察官文学艺术联合会、郑州市管城区检察官文学艺术联合会承办的中国检察官文学艺术联合会文学协会第一次理事会议拉开了序幕,会议厅有个诗情画意的名字:梅花厅。

这次会议既是一场检察文化的盛宴,也是一次文化交流的绝佳契机,来自全国各地检察机关的文学爱好者与专家学者齐聚一堂,思想的火花会发生怎样的碰撞?

恰逢其时

中国检察官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席张耕在致辞时说:“这次会议起码有四个好。”第一个好,便是时机遇得好。此次会议是在中央两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之后举办的。一个是四中全会,一个是文艺工作座谈会,这两个会议在党的历史上都会留下重重的一笔,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而此次理事会议,就是按照这两个会的精神,来深入地研究如何发展和繁荣检察文学艺术。在中央的明确指示下,检察文学艺术工作会有一个健康的发展。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了关于依法治国的一系列新观点、新举措,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在依法治国全局战略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的郑函在发言中说道:“在这样的沃土上生长出的检察文学天然地带有理性与洞察的视角,良善与公正的情怀,充盈国之正气的浩然,闪耀赤心正直的灵魂。”

据文学协会秘书处所做的汇报,协会成立后短短7个月内,就团结凝聚了检察系统内一大批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开展了一系列工作。依靠《检察日报》“绿海副刊”和《方圆》杂志两块阵地,团结和联络大批检察文学作者,吸纳文学新人,发展壮大检察文学创作队伍;邀请莫言等文学大家和《人民文学》、《诗刊》等文学大刊的编辑与作者近距离交流。今年以来,检察文学创作队伍中一种新的创作势头已经出现,协会会员的作品频频出现在《人民文学》《诗刊》《作家》《新华文摘》等刊物上。

检察中的文学

张耕在此次会议上就文学协会,也包括检察官文联的工作提出了“五个坚持”的要求。即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和 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始终坚持文学艺术创作的正确方向;始终坚持运用法治思维搞好文学艺术创作,多出精品力作;始终坚持文学艺术形式同其他艺术形式的紧密结合、转化和传播,充分发挥检察文学作品的感染力和社会影响力;始终坚持抓好文学艺术人才队伍建设,努力建成一支德艺双馨的文学艺术队伍;始终坚持用法治精神加强协会自身的建设。

五个“始终坚持”为文学协会的下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随后,与会的理事代表们进行了探讨。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检察院检察长王耀世在“从检察文化到文化检察”的报告中着重强调了文化检察和检察文化的区别。“第一,着力点不同。检察文化最终落脚点是文化,是有检察属性的文化。文化检察的落脚点是检察工作,也就是用多年以来提炼出来的检察文化的精髓,带化检察工作。第二,参与性不同。检察文化是有一定的专业素养的人员,把检察工作中间的一些文化元素提炼或者表现出来,尤其是文化专业人才,在这方面作出的突出贡献可能更多一些。文化检察是一种工作模式,是从事检察工作的我们全体干警都要参与的事情,它有广泛的人员的加入。第三,融合度不同。检察文化在运营过程中间形成了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具有相对独立性,那么文化检察则是充分发挥了先进文化对检察工作和检察生活的推动作用,淡化了文化的独立性,提升了文化的一种潜在动力和融合度,使文化对检察工作和事业发展的作用更加直接、鲜明和突出。”“从检察文化到文化检察”的阐述将检察的理论内涵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山东省费县检察院检察长尹德新报告的“一本《枕流》在手,两袖文学清风”中重点介绍了费县检察院自主创办的文学刊物《枕流》。尹德新介绍说:“ 枕流 出自《世语新说》,枕流漱石的典故。在费县县城,城北20余里有一口玉泉,明代野王吏部主士周京在玉泉之上建有枕流亭,取 枕流 为名,有源头活水,法平于水的意蕴,寄托着费县检察人清廉如水的浩然正气和两袖清风的文学气息。《枕流》的创办,既展示了干警文学写作的特长,丰富了干警的精神生活,也提升了干警组织策划、沟通联系等综合素能,成为干警精神生活的家园,培育了具有人文气息的检察精神,丰富了检察文化的内涵,成为社会各界了解检察风采的一扇窗口。”

文学协会副会长、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呼和浩特铁路运输检察分院专职检委会委员、诗人苗同利则情深意切地抒发了他对诗歌创作的体会,他在报告的开头就真挚地表示:“诗歌是我的命,我的宗教。”

苗同利说:“有这样一句话,当下如果说谁是诗人,就是骂这个人。在没有信仰、没有敬畏、没有文化的人群挨骂的岂止是诗人。”但他同时强调,有些诗人的确该骂,比如那些“没写成李白,喝成李白的 诗人 ”。而“文学的高贵就在于坚守和坚持,文学艺术工作者应该坚持、坚守的节操和文学创作的品位,就是拒绝低下、低俗,提倡正能量。文学艺术、文学艺术工作者应该具有高贵的品质,诗人亦然。面对人类的苦难,谁都可以闭上眼睛、闭上良知,诗人不可以,诗人最应该坚守良知,对情感和道义负责。”他认为,“文学艺术的最高境界一定是最简洁、最自然、最本真、最接地气且极具个性,极具感染力、穿透力的创造,一定发生在宗教、文化、生活情感深厚积淀的层面。”

文学中的检察

代表讨论后,主持人邀请著名作家陆天明予以点评,陆天明却幽默地表示:“我没法点评,我是外行。”陆天明向与会的检察工作者表示:“你们非常珍贵的一个身份,是检察官,这个身份比什么都重要的。”他表示,现在中国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提升人的素质。用文化来化我们检察工作,这个思想是非常先进的。他把自己多年来的创作总结为两点体会,一个是态度问题,一个是高度问题。

“一个作家,一个成熟的作家,一个优秀的作家,态度非常重要。他对人生、对社会、对时代、对人民是一个什么态度,决定着他的作品能不能震撼人,有没有最大的鲜活性,而文学技巧都是次要的。”

“那么态度确定以后,就是高度。这个高度只说一句话,要站在整个中国整个世界的角度,整个人类的角度看我们这个圈子,才能写出真正的文学作品,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生活在第一线上很难做到的事情。当你拿起笔来的时候,你一定要想到,我是在为整个人类写作,这不是空话。”

会议当天下午,著名文学批评家、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给与会代表们做了一场题为“案情与世情”的文学讲座。重点谈了如何写实的问题。包括写实需要哪些准备,怎样认识写作的职业,包括检察工作和文学的关系。

施战军提到,文学属于人文文化,与之对应的是科学文化,包括科学技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社会科学就包括法律和经济等学科。基本内在和自然科学有相似之处,但人文和科技之间存在差异,方向不一样。具体就表现在如何看待人。

“人文文化的角度是把人看做鲜活的生命,有追求和缺陷,体恤所有的好和坏来观察和描绘。文学的特点就是让读者自己去感悟价值标准”,使得社会科学具有人文性。“如这次会议中提出的 检察文化与文化检察 ,无论面对我们自身还是面对社会人群,首先要看成一种文化现象,这是一个现代社会取得进步的标志。”

文学不同于新闻报道的地方就在于要超越案情本身,找到普遍性,能够同感的东西,这种东西才叫文学。如何从生活中来,又超越具体的生活,化人心起作用。这才是文学的基本问题。

会议当天傍晚,与会代表们举行了一场“我们共有一个梦”诗歌朗诵会,来自检察系统的诗歌作品在代表们并不专业却万分真挚的朗诵下,恰如其分地诠释了施战军在会议开幕式的致辞:“文学是对天地人的叩问,是对生命的体恤,也是对世道人心的检验和勘察,因而,从最内在的层面,检察工作与文学不仅没有矛盾,甚至是同气相求,都需要担当,都需要良知,都需要热诚,都需要深爱。”

(实习编辑:白俊贤)

呼和浩特牛皮癣医院咋样
慢病管理
儿童补钙什么牌子的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