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武同修 269.第二百八十九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发布时间:2020-01-22 02:20:11 来源:玉门律师网

符武同修 269.第二百八十九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夜明珠闪烁,一道道白色的光晕,交相辉映,如同一处梦幻宝地,九种色彩,层层递进,在最高位置,色彩叠加在一起,就在交汇的中心位置,摆放着一张木质的王座。

王座上,端坐着一个女子,此人明眸皓齿,柳叶细眉,婀娜的身姿,摇曳生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过如此。

如此艳丽的女人,便是女儿国国王。

“天竺近来可好?”

空旷的大殿,回荡着国王的声音,王辰也是从胡思乱想中走脱出来。

“你说天竺师父,一切安好,身体硬朗着呢。”

从国王的话语中,王辰知道,这天竺是一个人,而他之所以被国王单独留下来,恐怕也是与这天竺有关,因此他胡诌了几句,试图与其攀上交情,好放自己离开这里。

“果然还活着!”国王幽怨的低声道,旋即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望着王辰,权杖一指,“你是天竺的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女儿国?”

王辰心中暗自悱恻,他与那个叫什么天竺的人一点也不认识,至于来到女儿国,如果不是流女将自己抓来,鬼才愿意做什么奴隶斗士。

不过显然国王与天竺有旧,这是自己逃出去的机会。

“天竺是我的师父,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这,说来话长。”

“那你就长话短说。”

“短说就简单了,师父说我在这个方向有段机缘,我便来了,哪知他骗我,根本没什么狗屁机缘,反倒九死一生,现在更是沦为阶下囚。”一提到天竺,王辰似乎满肚子是气。

听到王辰的讲述,国王又坐在了王座上,喃喃自语起来,“为什么他不来见我?难道真的把我这个小丫头忘了?还是我根本就没有在他脑海中存在过。”

看到国王这个状态,王辰瞬间明白了,敢情这国王在暗恋那个叫天竺的人,不过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一脸笃定,似乎自己与天竺有关系。

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你说会不会你就是我的机缘?”国王想不到,但是王辰必须让她想到。

国王一怔,晶莹的睫毛眨动,旋即看向王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辰!”

女儿国是地下城池,恐怕神罗道也寻找不到确切的位置,他将真实的名字说出去,倒是没什么影响。

“果然!”

国王点点头,似乎她什么都知道了,旋即笑了起来,“既然是故人之后,我自会放你出去,不过女儿国极为隐蔽,过惯了这种避世的生活,你千万不能说出去。”

王辰连忙一口答应下来!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都会为你做主。”

在国王看来,王辰的需要,自然就是女人,女儿国二十多万的女人,皆是上层紫色,随便一个人拿出去,都是美艳四方的人,这全赖女儿河水的滋润。

王辰没想到,会出现如此的转机,三五句话,不但可以逃命,还能无限制的提要求,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自己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天竺。

“嘿嘿,还真有一件事,我想去女儿河的源头看看。”

国王一翻眼睛,“果然与你那师父一个性格,也罢,我就带你去看看,不过在你出去之后,要告诉你的师父,当年的那个小丫头,已经长大成人了。”

“我一定会把消息带到,如果可能,我会和师父在来一趟。”

王辰的回答,国王十分满意,甚至有种期待。

“你迈上三步,我带你去女儿河源头!”

王辰抬脚便走了三步,而脚落下之后,只见那国王手中的权杖发出一股祥和的光芒,如同凤凰的金色羽翼之光,光芒一闪,便是出现在王辰的身上,而后蠕动起来,片刻之后,便是消失不见了。

“咻!”

青山绿水,空气清新,一处绝妙的原始山水之地,一处河道的浅滩上,有一道光掠出,随即,两个人影出现,正是国王与王辰。

浅滩的四周,清清的河水,水里卵石叠起,水草丛生,隐隐有红色鲤鱼游过。

王辰伸出一脚,顿时冷意袭来,这河水冰冷刺骨,确实为地下河。

“这里是女儿河的中游,想当初我与天竺,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国王还是一脸的回忆,显然当初天竺做过什么,让她至今难以忘怀。

“前方十米,便是上游,那里的河水更冷,不过对女人的帮助也更大。”

王辰从河水中走过,全身的毛孔张开,即便周围这水汽,让他的灵婴十分受用,而越是靠前,那种能量也就越大,当王辰到达上游之后,一股股水中的能量,顺着他的大腿钻入体内,而灵婴在这个时候,闪耀起来,像是显圣的佛陀。

女儿河并不是很长,只有一百米,在上游的位置,水量最细小狭长。

水量也并不是很湍急,仅仅是淅沥沥的流动着,不过那股冰冷的寒气,却是如同千年的寒潭一般,甚至王辰有种感觉,那些寒气,已经化为无形的手掌,拍向人的体内。

如果王辰的灵婴不是阴性,恐怕现在已经被寒气冻成冰雕。

“你果然是天竺的弟子,这女儿河,不知为什么,就怕天竺,如果是其他男子,寒气入体,早已神志不清,你与天竺都不惧怕。”

王辰心头偷笑不已,这倒真是巧了,他不怕寒气,是因为灵婴是女的,而那天竺不怕,应该是本身实力强大。

“国王,我想自己在这呆上一会儿,感悟寒气,不知可以否?”

“你是天竺的弟子,在这女儿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会干涉你,如果你要走了,就站在这个圈中,自然会返回到大殿内。”说着,国王手中的权杖,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

“多谢国王!”

国王又为自己划了一个圈,旋即站在上面,光华一闪,原地消失。

而这女儿河旁,只剩下王辰一人。

没人监视,王辰快步向前,直奔源头而去,他就是要借助这河水,晋升为三斗武宗,到时候在看到古千机,一个巴掌拍过去,给他做一个全身按摩。

女儿河源头的中央位置,有一个瓢形的石拱,而清澈的泉水,正从里面源源不断的流出。

王辰走了过去,俯身伸手,摸了摸,凉水刺骨。

“这水是喝的,不然我正好洗个冷水澡。”

女儿河水成为三个独立的空间,上中下三个位置,都有一个带孔的山石,从那地下渗透过去,属于底层过滤水,所以说,即便是洗澡,对饮水也没什么影响,只不过感觉不舒服。

泉眼的水还在继续冒着,一点点的流出来,然后散开,成为一条百米长的河流。

“看来这女儿河自成空间,如果不是国王带我来,根本就无法找到。”

靠在泉水的旁边,王辰找了一块石头,盘腿坐在了上面,现在他就是要修炼起来,成为三斗武宗。

双手结印,全身氤氲着道道的霞光,体内的灵婴,如同一个白色娃娃,睁着大眼睛,显然她对泉眼中的泉水有极大的兴趣。

“来的时候倒是非常的匆忙,没让那国王将我体内的噬蛊虫除去。”

坐下之后,先是将全身的气息压住,稳定自己的情绪,伸出手,张开经脉,而那河水,顺着王辰的手指,一点点钻入身体内。

如果王辰的修为没有封闭,现在自然不需要这么麻烦,要时刻用手触摸着河水,只需一个印法,河水会自动的涌向身体。

修炼的速度较慢,但也非常简单,只要时间足够,就可以晋升。

这样的修炼,持续了五个小时,女儿国中新的一年已经过去,而二十四村落的势力重新划分了,立春村落,似乎更加受到国王的青睐,价值较高的土地都让他们分区了。

而立春村落的流女等人也是明白,这一切的原因,都是那个呆在宫殿内的武者斗士。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王辰已经不再宫殿内,是坐在她们赖以倚仗的女儿河畔。

此时的王辰,修炼过程中,身体飘了起来,在他周围,出现一个个水泡,水泡并列排行,连在一起,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纹路,而在纹路上,写满了字迹,正是王辰所修炼的斗指经。

水泡的中心,王辰无意识的颤抖,体内的真元,皆是环绕在灵婴身侧,而那噬蛊虫也已经被逼出来,刹那之后,王辰的便是从入定中醒来,眼眸中掠过一丝寒气,其身体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他的一个手指,却出现一个圆形的纹路,这个...自然就是斗。

噬蛊虫和那戾藤,皆是被逼了出来,王辰也松了一口气,掌握实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女儿国国王应该见多识广,不如我去问问他关于七羽孔雀翎的事。”陡然掌握力量,王辰就惦记起那个宝华圣地,同时他也知道,国王对那天竺百般思念,自己所求的任何事,都会相告。

话毕,从石头上站起,来到国王所留下的那个圈内,当他完全站稳之后,一道光芒掠过,扫射在他的身上,之后,一闪,消失在女儿河畔。

冠心病心绞痛 常用药
通心络胶囊组成及功效
以岭八子补肾胶囊怎么样
友情链接